so ist es immer

阿瓦隆酒圣 IOS100,101,322,718

赌球火葬场 FGO活动肝不动.....最绝望的是要考试了
(;´༎ຶД༎ຶ`)
复习(预习)考试去了
7.14继续更新
暂别咯
7.14见啊

结束和开始(九十五)

九十五
另一头的醴城,入夜,波风水门也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路平。
外面天寒地冻,草坪都结上了霜,“头儿,你让我查的邵肆和逢坂大成的近期研究资料和相关交际,还有中微子私人研究机构,还有那个羽衣子甘。”
接过u盘 的波风水门只是一个劲儿地微笑。
“一定要吗?”路平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你说呢?”波风水门继续微笑。
路平一副就义的样子从内袋夹缝掏出了硬盘。反正都拿出来了,他也不遮遮掩掩了,打开电脑,利索地倒腾起来,“今年年前的时候局长就让我查了,据说是梅老头的要求,他又不想把晏明牵扯进来就让我去查。本来是想直接调我去北平查的,后来还是觉得太明显了,反正我们这种在哪儿查都是一样的,只要有网络就行。”
“只是单纯的官商勾结吗?”波风水门扶着椅背看着电脑上的名单问道。
“啊?不,原来头儿你不知道啊。”路平懊恼自己被诈出机密,但也只好继续坦白,“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组织,政,商,教,科,以北平为中心铺开。而且,我不让我查我还没查到他头上去呢。”
“羽衣子甘?”
“我以为你是知道才故意提到的,所以我想这个邵肆,逢坂大成和羽衣子甘可能是关键人物,所以就把他们放进晏明做的相干度模拟器里去测了测,才发现这个羽衣子甘原来处于整个组织的核心位置,而邵肆和逢坂大成也非常靠近核心。”
“我看看。”波风水门赶开路平,点开了羽衣子甘的资料。
看到照片波风水门才终于想起来了,羽衣一族,在战国时期与千手和宇智波一族长期争霸最后没落的一族,野史有诸多推测说他们是六道仙人的后代,但也没有证实,波风水门也只是看的杂书多,才偶然看到过羽衣一族在宇智波斑时代的族长画像。
“原来是他。”波风水门喃喃道。
“头儿你认识啊。”
波风水门摇摇头陷入了沉思。
路平也不敢打扰他,只好继续调查组织。
波风水门征用了安全屋的一张书桌 ,然后就开始整理线索。
天蒙蒙亮时,墙上已经订满了波风水门的分析和路平的资料补正。
“那既然梅部长一早就让你查这个组织,应该早就在做对策了吧。”波风水门拿笔抵着额头问路平。
“梅老头是想把这个势力收入麾下的。但你也知道,这个组织虽大,对于组成部而言也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如果对方拒不合作,梅老头只会快刀斩乱麻。”
“暗桩早就安排好了?”
“早几百年前就好了。”
波风水门眯了眯眼,刚想再说什么,就听到路平的电脑叮了一声。
“哦。”路平倒是见怪不怪,“又多了个成员呵。”他跑去点开消息,然后结结巴巴起来,“头儿,头儿。”
“宇智波斑是吗?”
路平僵硬地点头。
波风水门笑了起来,“那就和这几个老小子玩玩吧。”

结束和开始(九十四)

九十四
宇智波斑夜里摸进了逢坂大成的房间。他不止一次来过他们的实验室,早就熟门熟路。
但他显然忘记了老同学非常不科学的一个弱点。
“鬼啊!南无阿弥陀佛……对不起,非常抱歉。我再也不把成人杂志带到实验室来了……恶灵退散……”
宇智波斑面无表情地开口,“阿大。”
“诶?”抱头忏悔的逢坂大成转过头来。
……

“堂堂物理所教授,九派学者,居然还在怕鬼。”还把成人杂志带来实验室。宇智波斑眼睛无神地望着智障般的老同学。后半句没有实在是槽点太多他完全不想说出口
“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啊。”逢坂大成在黑暗中说话,宇智波斑只能看见他那一口白牙。
“你真是太黑了,阿大。”
逢坂大成:……
宇智波斑叹了一口气,打开壁灯,“到底是怎么回事?”
逢坂大成默默地坐了起来,终于回到现实,他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我一直在警局做顾问,你也是知道的,提供一些物理模型。”
宇智波斑点头。
“今年七月份北平出了几起命案,解剖后死亡原因仍然不清楚,我一时好奇调来了组织样本。然后就和邵肆写给你的那样,发现了中微子。”
宇智波斑默默地看着逐渐消沉的逢坂大成,大概这就是一切的开端。
“我们最初也只是研究一些物理性质,后来九月份进了几个研究生,有两个是医学物理出身,邵肆又对交叉学科很感兴趣,所以就顺着人体的适应性研究下去了。”
“然后你们发现每个人体内都有静止的中微子,但只有产生中微子束流才会有能量产生。”
“对。”逢坂大成苦笑,“研究只是在初期,大型粒子加速器之类的设备我们自然还不打算报备,某种意义上算是停了这方面的深入,但是那个羽衣子甘就来了,提供设备,资金,甚至别的领域的合作者。然后,”
逢坂大成停了下来,重重地喘息着。
宇智波斑淡淡道,“你被冲昏了头脑。不知道危险将至。”
逢坂大成闭上眼偏过头,“研究还在继续,赵四最早发现不对。我们居然开始了人体实验计划,这让她想起了最初那几起命案。”
“但你们也该想到这个实验既然涉及了人,终究会走上这一步啊。”宇智波斑叹气。
逢坂大成低头不语。
“最后邵肆是不是借义儒他们的超体做了预测?”
“对,不过结果我不知道,记录全删了,设定全都在她脑子里。”
“不愧是她啊。”宇智波斑淡淡地笑了笑。
“本来也没想牵扯到你的,”逢坂大成抱歉地按了按宇智波斑的肩,“我不该打那个电话。”那个电话以后羽衣子甘断了他的通讯手段,想必也是通过那通电话找到了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拍拍逢坂大成放在他肩上的手摇头道,“阿大,我们可是物院三毒的啊。无论有什么事,你都可以来找我的。”
逢坂大成深吸一口气一把抱住宇智波斑,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但也只是哭腔,他还没有自由去哭泣,“要是真有鬼就好了,赵四她怎么不来找我们。”
“说不定哪天来把你的色情杂志都用鬼火烧了。”宇智波斑心情沉重,只好掩饰地打趣。
逢坂大成也配合地笑了笑。
但谁都心知肚明,
他们的挚友死了,
这事儿,
没完。

结束和开始(九十三)

九十三
另一头的宇智波斑一路和佐助商量着对策没有时间休息,好不容易舟车劳顿来到了北平,欢迎他的也不是什么温香软玉。
“宇智波斑!”逢坂大成揪起宇智波斑的领子。后者不禁为自己一天之内被拎两次的衣领默哀了两三秒,他用眼神示意逢坂大成冷静。
或许是这位前篮球队队长的威信尚在,又或许是实在没什么力气闹腾了,逢坂大成安静了下来。
(我不想死。)邵肆死之前的喃喃搅着他的脑子,让他的太阳穴一阵阵地生疼。
“如果你来继续,她的死有什么意义啊。”逢坂大成几乎想要痛哭了,他不该,不该,去警局当顾问的,没有最初的好奇,什么都不会发生。
宇智波斑盍了盍眼,将逢坂大成拉到面前,正视道,
“就算我们不研究,假以时日也会有人研究出来,人类需要这个进化。”
逢坂大成困惑地歪了歪头,因为他仿佛听到了两个宇智波斑在说话。宇智波斑的嘴边一张一合嘴型对得上耳边听到的话,但另一个声音,也是宇智波斑的声音,却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别动,听你脑海里的声音。)
逢坂大成惊讶地看着宇智波斑变红的眼睛不敢妄动。
“清醒点阿大,难道你不想完成邵肆的遗愿吗?”(冷静点。我不会让害死邵肆的人逍遥法外的)
逢坂大成脱力地跌坐下去,宇智波斑没有去扶他,因为身后羽衣子甘让他如芒刺在背。
“逢坂教授。”羽衣子甘慢条斯理道,“邵小姐生前就说过,要非说谁能替代她,只有宇智波先生了,又那么巧宇智波先生正好是我的老朋友,他愿意来帮我们也算是能完成邵小姐的遗愿啊。”
逢坂大成抬起头死盯着羽衣子甘。
羽衣子甘相貌不差,气质上也没有什么外露的戾气,不像宇智波斑那样疏离只有熟悉之人敢亲近。故而当时说要来赞助他们实验室的时候,也只当是这位年轻的企业家真的对他们的研究有兴趣,没有人料想过如今这个结局。
羽衣子甘扶起逢坂大成。别天神的消耗太大,宇智波斑又实在是关键,不然他肯定得给逢坂大成下一个。邵肆自以为通过伏见孝宏不会被发现她往外寄送资料,这些人类,果然天真得可怕。不过,倒确实给了他意外之喜,居然是那个宇智波斑,他原本还苦于轮回眼的研究毫无进展,如今倒是不用再担心了,倒是一箭双雕。他心情甚好地开口,“宇智波族长,我派人带你去放行李吧。”言毕,就有人来帮宇智波斑拉行李。
宇智波斑倨傲地微点头。内心则是忐忑自己装以前的样子够不够像。
羽衣子甘也无所谓宇智波斑的轻视,就算是宇智波斑,不照样要听命于别天神而不自知。他嗤笑一声,负手而去。

#你看看老祖宗,人反派都讨厌你以前那德行#

本来想第二天直接听好消息的
只是想看勒夫才守了直播
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
心碎
啊啊啊
啊!!!
天呐 暴哭

不不不,又不是淘汰赛,不慌不慌

结束和开始(九十二)

九十二
波风水门很焦虑,他不知道宇智波斑目前的状态,有没有被监视,是否安全,别天神的效力如何,因此他需要信息,大量的信息。路平回报的消息是其一,还有就是如何触发宇智波斑下给他的幻术。宇智波斑应该是刚刚开眼,幻术不稳定且需要外界辅助,堂堂四代目火影居然上赶着去中幻术,也真是够让人哭笑不得了。
这个触发机制应该是某种视觉效果或者听觉效果,或诸如此类物质化的现象吧。宇智波斑觉得他一定会接触的场景是什么呢?波风水门头一次对他是否真的了解宇智波斑或者宇智波斑是否真的了解他感到了迷茫。他坐在路平名下的一个安全屋里头疼地思索,家里的影分身则泰然自若地表演着被背叛后悲痛欲绝的样子,他不确定有没有人会去监视他,也只是以防万一。
然而实在得不出结论,只好先思考别的。
一切的开端,或者说这一切祸端祸及他们的开端应该是邵肆和逢坂大成的研究。对方会找上宇智波斑,应该和邵肆的死有关。那邵肆究竟在研究什么?查克拉?这个世界本没有查克拉,那这个研究可能就是让查克拉产生。宇智波斑问他想不想回去,也就是说研究的最后可以让他们回去。他通过仙人模式感知的时候确实能感受到很遥远的地方有大量的查克拉存在,但就那个距离来看,需要的查克拉至少得是十尾级别的。
等会儿。
波风水门倏地站了起来。
十尾,
神树!
如果能种出神树来,回到忍者的世界确实不是没有可能。
但种植神树本就需要大量查克拉果实作为引子,没有了尾兽,怎么做得到?
波风水门突然非常后悔没有顺从自己的好奇心把邵肆的研究报告看完,还因为微妙的毫无意义的醋意和宇智波斑较劲儿。他背靠上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在想邵肆和逢坂大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邵肆的死讯似乎是故意压到宇智波斑的生日之后的。这个世界上,在乎宇智波斑的人确实不少啊。是啊,谁能拒绝这个世界的宇智波斑呢,有魅力,体贴,成熟稳重,偶尔的傲娇,猫舌……波风水门觉得要是继续想下去简直没完没了,他是真的被宇智波斑迷住了。相对的,他也愈发担心宇智波斑的状态。别天神,最强幻术,强行压下别天神向他传递消息。波风水门不敢再继续深想了,他的心已经疼得够呛。他那么不安,此时却也只能握紧了拳头,掐着自己让自己冷静。突然,他的大脑陷入了走马灯似的幻象。
是邵肆的研究记录和宇智波斑的一段记忆。波风水门知道前者才是重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先走进了后者。
“斑。”
波风水门不禁环顾四周,他听到了极为熟悉的声音,而且是忍者世界的语言,但又无法确定。这才意识到那是宇智波斑记忆里的声音。佐助?波风水门不禁大胆猜测。然后那个声音就确定了他的猜测。
“我是佐助,你中了别天神。”
“羽衣子甘下的?”宇智波斑的声音问。
“对。”然后佐助的语气听起来变得犹豫了起来,“别天神给你下的命令是去北平研究出开发人类查克拉吧。”
波风水门的意识仍在幻术中,手却已经下意识地摸上笔写下了羽衣子甘这一名字。
“对。”
“那你就这么坐着脑袋不疼吗?”
“我得等水门回来。”
“就算四代目回来,你也没法告诉他的。”佐助的声音听起来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波风水门感受到了宇智波斑强行违背别天神带来的神经抽痛,他把拳头握得更紧,悲伤,愤怒和心痛用尖锐的刃插入他的心脏。
“我会等他回来。”他听到宇智波斑重复道。
波风水门不知道,他的眼眶早已湿润,幻术所谓的触发契机也根本不是什么物质化现象,只是需要想着宇智波斑就行,宇智波斑知道波风水门不会就这么放弃他。
波风水门不会流泪,他的软弱只会留给他的爱人,而他的爱人,在等着他。

#最后四代目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既然佐助知道了,儿子可能也要知道他和宇智波斑搞上了,诶这真是……#

结束和开始(九十一)

九十一
只过了半个多月,宇智波斑又踏上了返回北平的车,他不知道这次是哪个倒霉蛋被他抢了票,不过他这回的车票不是伏见孝宏安排的了,他的一位老朋友替他安排好了一切,
羽衣子甘。羽衣一族与他同时代的族长。他在阳台上抽烟的时候猝不及防地中了对方的别天神,十分丢脸了。
宇智波斑暗自摇头,恐怕这一次是真的麻烦了。他不知道羽衣子甘哪里来的别天神的右眼,根据他在第四次忍界大战得到的情报来看,别天神应该已经不存在了,或许是相似的其他瞳术?他只能这样推测。
除去羽衣子甘,他今天还见到了一个人,
宇智波斑佐助。
最后的宇智波。
准确来说没有见到,是听到,而且这位后辈的声音目前还在他的脑海里解释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们的时空相隔太远,我只有一只轮回眼,只能联系到和我查克拉属性相近的你。”
共振?物理学士宇智波斑如此推断。“那我和水门为什么会来这儿?羽衣子甘又是怎么来的?”他在脑海里回问。
“第四次忍界大战之后由于战中查克拉的高密度融合,时空产生了交互,导致一部分灵魂没有踏入时间的轮回,反而进入了空间的轮回。”
宇智波斑的面部肌肉僵硬地微微抽搐起来,时空?相对论?中微子到底能干嘛?灵魂轮回?这个世界要不要那么科学。
“鸣人和我一直在排查这些灵魂的去向。多年来都没什么反应,本来以为无事了,直到前段时间鸣人感应到了极远距离的查克拉反应,而且日益增强。”
九尾这么牛逼的吗,一直把九尾当宠物养的宇智波老祖宗陷入沉思。
“羽衣子甘在诱发你们那个世界的人的查克拉,目的就和他说的一样,种出神树回到原来的世界。”
宇智波斑仔细地听着,虽说他现在最忧虑的不是这些,而是波风水门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但事关重大,他也不能因私废公。
“羽衣子甘研究出的别天神可以用瞳力压制突破,但你刚刚开眼,能自主地把消息传递给四代目已经不易。”
宇智波斑都要怀疑佐助是入侵了他的大脑了,怎么他想什么都知道,他轻咳了一声准备试探。
“你的轮回眼对这个世界能掌握到多少?”
“实际上在你开眼之前我们对你们的感知只有鸣人微弱的感应,但你这段时间情绪不稳,有开眼的迹象,我就潜入了你的意识,所以能在羽衣子甘对你下别天神的时候弱化了它的效用并诱导你开了万花筒。”
“那么我和水门。”宇智波斑不禁有些汗颜。
“我知道。”佐助打断了宇智波斑。
然后两个宇智波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宇智波斑先开了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
“我什么时候能摆脱别天神?”
“一周左右,你忍着吧,想说什么用幻术,你的精神已经不受别天神控制了。”
宇智波斑:......你家幻术可真物尽其用。
“还有,羽衣子甘怎么会有别天神。”
“因为,”佐助停顿了一会儿,“科学是第一生产力。”
宇智波斑:......好嘛你又把天聊死了。

“哦对了,你给四代目施了什么幻术?”
“你不知道?”
“你脑内打码了。”
宇智波斑:?!?!
“好吧当时吊车尾的叫了我一声我没注意。”
“你这系统当的真够失败的。”
“系统?”


#一个绑了ooc设定+曾n孙系统的斑爷只能每天在脑子里跑火车了#

结束和开始(九十)

九十
宇智波斑去了北平。波风水门头一次发现这间房子那么空荡荡,他的头发胀似的疼,蓦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宇智波斑没来的时候他是怎么生活的?神神叨叨的,他给远在以色列的夏业打了个视频。

“波风大哥!”夏业晒黑了许多,笑容倒是愈发爽朗。
波风水门强自笑了笑,对着另一头道,“没打扰你上课什么的吧。”
“没没没,今天就晚上听一个论坛,这里的下午作息开始得晚。”
“怎么样,在那边还习惯吗?”波风水门心里仍疙瘩着,但笑容倒是发自内心了。
“习惯习惯,就是季泽老师老时不时查个岗有点可怕。”
“季泽倒是常联系你啊。”
“主要是怕我丢他的脸。”夏业捂了捂脸哭笑不得。
“那你现在一个人在宿舍?”
“是的,回来收拾点东西。”
“别和我说是斑送你的游戏本。”波风水门眯起了眼略带威胁。
“额。”夏业欲哭无泪,好嘛,又来了个查岗的。
......

和夏业聊完后的波风水门心情不再那么糟糕,尽管也没多好,但勉强算得上是平静了。他去卫生间瞅了瞅镜子里眼睛通红的自己,陷入了另一阵茫然。
不过若是有人能接通远在以色列的天眼系统,就会发现那一头挂了视频通讯的夏业那头出现了另一个活蹦乱跳的四代目火影。
“波风大哥!”夏业看着突然出现的波风水门惊恐地后退一步倚上衣柜。真·查岗?!
“哟。”波风水门从书桌上跳下来好心情地拍了拍夏业的肩。不过他没有时间寒暄,“你们学校内网有吗?”
“有。”夏业迷瞪瞪地点头,话毕,波风水门就已经把笔记本电脑举到了他眼前。
“帮我发点东西吧。”波风水门微笑。

波风水门迅速地写了一堆有点像乱码的链接地址,帮夏业切了好几个IP地址让少年把消息传给路平。
夏业几乎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在打着,一是实在没什么规律怕打错,二是对目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毫无头绪。他不是容易慌张的人,就算在模拟法庭上被咄咄逼人的敌方逼得难以自洽也未曾显露出慌乱,可是现在的情况挑战着他的想象力。他忍不住时不时偷看波风水门。
波风水门在写着宇智波斑留给他的最后的话。
我想接下邵肆的课题,我想回去弥补我的过错/中午我叫的外卖还剩着,热一热当晚饭吧/别熬夜到太晚,书总有大把的时间能看的/天冷了,多加衣服,小心感冒/神经衰弱得严重的话,找幼安开点药吧。
不止我们,都忘了吧。
还有《自深深处》,茶几上有三本书,宇智波斑只收了王尔德的《自深深处》。
思考了几分钟,波风水门按宇智波斑说话的停顿给句子划了段。圈出了首几个字。
“我中别天神?‘中别’是国内新出的动词吗?”夏业发完东西凑过来看,他不接触国内的消息太久,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潮流了。
波风水门微扯起嘴角,迅速敛去了面上的一丝冷意,回头对夏业道,“发完了?”
“发完了。”夏业乖乖地点头。
波风水门揉揉少年微凉的发顶,轻咳一声道,“注意防脱。”
夏业:???
然后波风水门放低了音量,“虽然我不太擅长,但好歹在忍者学校学过了,辅助一些心理暗示的话应该没事。”夏业不住怀疑波风水门究竟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他说话,还没等深想下去,他的意识就沉进了一片大海。
波风水门把夏业安置在小沙发上后就结起印来。
“嗯,以色列的寝室还真是五脏俱全。”
但闻其声,不见其人。

结束和开始(八十九)

八十九 

波风水门回来的时候,宇智波斑在客厅朝南的落地窗边负手站着,灯没有开,也无人有心去开。 “斑。”波风水门走到宇智波斑身边轻喊他,才发现宇智波斑闭着眼睛,眼睛周围似乎微微肿着。 “斑。”波风水门又喊道,他挡住冬日的一片萧瑟的街景,搂住宇智波斑。他的心里没着没落。他知道宇智波斑重情,但他也不知道宇智波斑和邵肆与逢坂大成的关系究竟如何,他无法确定整件事对于宇智波斑的影响,“你怎么样?” 宇智波斑别过头睁开眼,目光毫无波动地看向窗外,路人在冷风中瑟瑟,每一个路灯都隔得很远,昏黄的光照出一个个孤零零的亮斑。 “水门,你想回去吗?”宇智波斑哑着嗓子问道,他太久没有讲话,唯有震动不失力地从胸腔闷闷地传来。 波风水门觉得宇智波斑突然离他好远,他下意识地把宇智波斑搂得更紧,“为什么要回去。” “邵肆他们的研究本质上就是查克拉。” “所以?”波风水门松开宇智波斑,故作自然地去收拾桌上的冷茶。但宇智波斑拉住了他。 “你想回去吗?” 宇智波斑的力度不轻,这让波风水门愈发觉得宇智波斑不对劲,他深吸一口气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回头看宇智波斑,却不由得苦笑起来。 万花筒写轮眼。 他们远远地坐在茶几两头。 “你早就知道自己开眼了。”波风水门甚至没有用疑问地语气直接陈述道。 “不。”宇智波斑摇头,“我一直没有真正开眼,直到今天。而且除了瞳术,我什么忍术也用不了。” “所以,你想干什么呢,宇智波斑。”波风水门已经很久没有连名带姓地叫宇智波斑了,他一说出口就是一阵不适的心悸感,但他的心口拧着,完全没办法让自己缓和态度。 宇智波斑也是一愣,随后叹了一口气笑道,“我做了很多错事。” 波风水门皱眉。 宇智波斑失了片刻的神,怔怔地望着波风水门,波风水门甚少露出这样的表情,即便是最初的时候,他们也未曾如此剑拔弩张。他的脑袋很乱,不知该做什么,他从未感到如此得疲惫和无力。 “我想接下邵肆的课题,我想回去弥补我的过错。”宇智波斑开口道。波风水门直直地望向他,让他不住地心脏抽疼。他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只好硬生生地中断。 “中午我叫的外卖还剩着,热一热当晚饭吧。”宇智波斑闭上了眼,隐去了一切外露的情绪。 波风水门的眼神让他仿佛逐渐失去继续说下去的勇气,但莫名的执念让他无视了这缺憾的心声,“别熬夜到太晚,书总有大把的时间能看的。” 接着他站起身,收了波风水门摊在桌上的《自深深处》,平淡道,“天冷了,多加衣服,小心感冒。”然后从房间里拎出了拉杆箱。 看起来早就准备好了啊,波风水门别开眼,似乎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

“神经衰弱得严重的话,找幼安开点药吧。不止我们,都忘了吧。”宇智波斑最后给了波风水门一个浅吻,定定地望着他所爱之人。

波风水门难以置信地睁大眼,如果他没有猜错,宇智波斑刚刚对他施加了幻术,但他不确定那效用。“宇智波斑,”他揪住了宇智波斑的领子,定了许久后另一只手掐上了宇智波斑的后颈冷冷道,“你那么想赎罪吗?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对你毫无意义吗?”

“对。就算我错了,也还能重来。”

结束和开始(八十八)

八十八
(很好很好,你看到这儿还没扔,我可以对斑老爷子的耐心极限进行新的评估了。你的眼睛的检查报告里弄来的那个物质,真的有点微妙。斑导你的眼睛样本还是很珍贵滴,我本来想这也就是个方向啦,大不了再换,但是这段时间北平出的几起命案,emmmmmmm,逝者安息先,我们偶然接触到了报告,发现了类似的不明物质,现在看来像是粒子堆,反正我和阿大就找我舅舅帮忙弄到了一部分身体组织。然后,阿拉!真的!找到了!与物质作用极其微弱的高能中微子!天呐!居然在人体内!你眼睛里的中微子群流动速度慢,但确实在流动,初步怀疑是中微子束流,不过我们在北平发现的是真正静止的中微子,ta居然会被拘束在人体里?我和阿大真的一脸懵逼,不过这个还是要找学医的人,所以我们准备招个医学出身的研究生……)
 
宇智波斑看着邵肆满纸的半正经半搞怪的内容有些恍恍然,早就倒好的茶也早已冷了,或许他本就不该泡茶,这时候哪里喝得进。他茫然地看着,报告前半是邵肆和逢坂大成在研究天文数量级量子态传输所需要的巨大能量时碰壁经历,宇智波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有耐心看完那么多,他坐着的时候都在微颤,有的时候还要走神想想自己早逝的兄弟,他只是强迫自己看着,其实他也不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线索,但他不能再慌张了,他不能让波风水门担心。深吸一口气,他又再看了下去。
 
(中微子震荡,我猜你忘了,就是那个咱们在拉面店自学的那个中微子类型的转变)
 
“呸,我记得。”宇智波斑抖了抖眉,对着死了还要作妖地邵小姐愤愤道。
 
(妈耶咱们原子物理老师真的太毒了,我和阿大到金大读研以后真的是恶补啊。还有电磁,我真是再也不想听日式英语了!哭唧唧)
 
“能不能讲点正事儿。”宇智波斑闭上了眼,他不知道自己是想哭还是想笑,只好继续和亡灵(如果存在的话)吐槽,“要不是你当场舌战原子物理老师,咱们分儿能那么低吗。”
 
(中微子震荡是还在研究,但发现了很多种类的中微子!至少有五种吧。为啥我老想着金木水火土……尬。其中两种很容易和其他三种结伴出现。白学万岁。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当时看鲁邦的时候出现过的,中微子黑洞?这个有点搞笑。泡利最先提出中微子假说的时候认为ta静止质量为零,虽然后来确实检测出来ta有一咪咪质量,但怎么聚集?我们的医学研究生还没来呢。)
 
“就你们那样找得到研究生就怪了,好好保护下发际线吧,秃头莫作怪。”宇智波斑忍不住道,说完后才想起对方已经死了,似乎也不必再在乎会不会掉发了。
 
(不过这还是给了我们一个灵感,中微子的能量。附上“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实验计划。可能需要一周?或许要分开寄给你了。)
 
文字戛然而止,只接了一张实验日程表,但此时宇智波斑才只翻到了一半左右的位置,他往后翻了两页才又看到了字,而且是手写的。
 
(这是我的遗书了。)
 
宇智波斑坐起了身,他的左手已经握紧成拳,未修的指甲掐进肉里带来的疼痛保持着他的清明。
 
(我长话短说
第1, 中微子研究不应该继续,ta对人,至少我们人不是应该掌握的力量。但是爆炸初期的热暗物质去了哪里,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去向。
第2, 有人在监视我们的实验,我不知道是谁,但对方应该早就知道中微子的能量结构
第3, 我死了就没有那么多问题了,具体资料我不知道有没有用,我附在后面了。
最后,邮件是托伏见总理寄来的,他至少不会害你,而我也没什么可被害了。所以我坦诚一些,中微子的研究,和我之前做了一半的意识结构,只有你能带着阿大做完,你懂我的想法,又能帮阿大盯死主方向不至于过于拘于细节。很奇怪吧,明明你只是个学士,不是我太自信,觉得这世上无人能与我们比肩,而是我觉得中微子的架构不是一个纯物理,或者说,纯理学的模型,但目前学界还是太耽于实验和数据了。当然,我知道你不会回到这条路上, 你不喜欢,我看得出来,但我还是希望你喜欢和我跟阿大一起的日子。
阿大没有危险,但他这个一根筋不和我合作要搞出成果还早着呢,但杀他这个九派学者还是会引起很大社会反应的,尤其是在我死之后,他们杀阿大只会让这个课题永远无人问津,所以对方就算长久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也不至于伤害阿大。
总之,虽然遗憾我们最终殊途,但认识你,三生有幸。
邵肆,
绝笔。)


“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