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ist es immer

阿瓦隆酒圣 IOS100,101,322,718

抱歉

12-17有事
不更文

结束和开始(122)

122
回到诸华之后的事宜解决得很顺利,羽衣子甘被洗去查克拉后直接被宇智波斑借佐助的轮回眼反向扭送回了木叶。
只可惜查克拉大清洗后,宇智波斑也失去了好不容易恢复的查克拉,仅剩瞳术可供使用。不过对此这位老祖宗倒是颇为看得开。
“这么多年没有查克拉都过来了,现在还能用瞳术呢,不错了。”终于解决了所有事的宇智波斑虚脱般地躺在实验室的沙发上左摇右晃地等逢坂大成,已经是一月五号了,他说好要等逢坂大成一起去邵肆的送别仪式。
波风水门坐在宇智波斑对面的单人沙发里,他身体力行的事情更多,尤其是处理警方和梅森然的眼线颇费他的功夫,可算把人都先忽悠过去了,这会儿影分身的疲劳都堆积起来让他连着好几天都十分疲懒。但是他也十分好奇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没有受影响。”飞雷神,影分身还是想用就用。
“扉间和我设置的查克拉清洗是针对羽衣子甘研发的人工诱发的,所以我们自己带来的查克拉不会被洗掉,不过缘何重生之后你的查克拉如常,我却只能用瞳术,这个我还没想明白。”
“那你要再在北平研究一段时间吗?”
“当然不,”宇智波斑激动地坐了起来,“这个可不关我的事了,我只是个导演,休假那么久,当然要回去导戏了。还是说,你想在北平玩几天?”
波风水门连忙摆手,“不不不,梅部长那边我还没忽悠完呢,可忙不过来。”
宇智波斑起身握住波风水门的手坏笑,“那现在这个,是影分身还是,本体呢。”说完还坏心思地蹭了一下对方的腿根。
波风水门突如其然地扫过宇智波斑的腿,没反应过来的老祖宗被压在了沙发上。波风水门微凉的手摸进老祖宗的衬衫,沿着腰线一路煽风点火,腿更直接地蹭起宇智波斑的胯下。
宇智波斑气息重起来,也不管门有没有锁好久耐不住地翻身吻上了波风水门。
后者别开头,微笑着贴面说道,
“影分身哟。”
“砰。”
影分身消失了。
宇智波斑傻眼了。甚至反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靠!”

#宇智波斑:我生气了!!!#


不过好在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佐助已经达成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会再随意干涉对方的思想或者窥探记忆什么的了,不然这样的糗事被小兔崽子们知道了能笑好几年。

结束和开始(121)

121
这一日的火影塔难得在休息日也挤满了人了。因为前几日的走访,波风水门的旧友前来送行的颇多,但令宇智波斑惊讶的是山中井野送了他了一束花。
山中井野莞尔也不多做解释,宇智波斑愣了有一会儿直到再一次被漩涡鸣人拽了头发。
嘿,你还拽上瘾了哈。
漩涡鸣人则恶狠狠地警告老祖宗,“老实点。”
老祖宗碍于波风水门在场不好揍他儿子。
于是围观众人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宇智波斑啧啧称奇。

“那么,就此再见了,后续我会再和佐助联系。”宇智波斑本想对着唯一比较熟稔的千手扉间说,但有些大的音量引来了在场的许多人的注目,他只好用舌头舔舔牙把话改成更公众性的,“诸君,就此一别,有缘再相见。”然而老祖宗说完之后就想咬舌,他真是导演当太久了,怎么剧组杀青发言改也没改就直接用上了。
于是围观众人再度对八面玲珑的宇智波斑啧啧称奇。
宇智波斑:……真的有这么让你们惊讶吗?
波风水门偷偷背过身笑。
“宇智波斑莫名适合当喜剧演员啊。”也不知是谁偷偷在边上咬耳朵。
在场的都是耳力极好的优秀忍者,于是围观众人都开始要笑不笑地憋笑。


离别之时最终还是会来临,与来时的干脆不同,他们的回程带着星星点点的亮光,宇智波斑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的手逐渐消失。
宇智波·记仇·佐助趁此机会上前一步给了宇智波斑一个拥抱,“知道你舍不得我,给你个拥抱回味一下。”
围观群众憋笑继续。
宇智波斑只觉得呵呵这话真是mmp地耳熟,然后可能是被刺激了猛地想起一事来,
“亲热天堂啊!”
晚了。
人影消散。
围观众人在沉寂一秒后都反应了过来,发出震天的爆笑。
正筹备着木叶史和教科书改版的海野伊鲁卡抹去笑出来的眼泪正儿八经地开始思考对宇智波斑性格的重新描述,
心高气傲,唯我独尊,一个典型的宇智波,不懂人心。然若不在乱世,或颇能让人捧腹。
#未来忍者学校学生:???啥意思#



“那从现在开始,根据佐助得到的信息对接各部门开始工作。”漩涡鸣人开始了工作状态。
人群陆陆续续散了,工作的工作,回家的回家,奈良鹿丸和风祭萌黄整理完计划方案后也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一时之间,偌大的火影办公室,只有漩涡鸣人刷刷地批着文件的声音。
宇智波佐助却没走。
“佐助?你不去信息部?”漩涡鸣人熟悉宇智波佐助的气息,头也没抬就问。
宇智波佐助俯身靠上了办公桌。
“喂,这可是火影办公室。”漩涡鸣人瑟缩了下拿笔点住了宇智波佐助的额头。
“你想什么黄色废料呢。”宇智波佐助蹙眉调笑, “我是想说,你问了没?”
漩涡鸣人这一次没跟上宇智波佐助的脑回路,“什么。”
宇智波佐助叹了口气,挑开额头上冰凉的笔夺下,提示道,“就爸爸和斑。”
“没有。”
“怎么没问了,你不是很想知道吗?”宇智波佐助伸手摸漩涡鸣人的耳廓,轻轻摩挲。
漩涡鸣人轻轻摇头,离开了让他耳朵发热的热源,“那是爸爸新的一生了,如果我还要求他在妈妈和斑之间选择,那我这个儿子就太糟糕了的吧哟。你说呢,佐助?”他看向了窗外,鹄鸟飞过,岁月静好。
“嗯。”
新生快乐。
要幸福啊。

结束和开始(120)

120

昨天忘更了的人(捂脸)

“这就是,”
“啊,是你出生的地方。”站在石床边的男人开始出神。
“玖辛奈。”漩涡鸣人听到他的父亲轻呼着他母亲的名字。
波风水门握紧了拳头,微长的指甲陷进手掌。对于他的体感而言,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要三十年。确实,整件事可以说是大筒木一族的错,宇智波斑的错,宇智波带土的错,纵使所有人受到伤害的人都会推卸责任地将罪责归于四代目火影或者漩涡鸣人。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在整件事里,波风水门没有错,漩涡玖辛奈没有错,漩涡鸣人更没有错。
但偏就是波风水门想不明白,他反复地思考如果当时能发现是带土,或者能发现对方的目的是九尾,再或者更早,要是能救下琳,救下带土该多好。即是他明白当初的一切都是在宇智波斑计划之下,他仍要不停地思考,倘使自己能更快一步,能更敏锐一些,能更……
“爸爸,并不是话很多的人呢。”漩涡鸣人打断了他。
山涧的明亮穿过仲夏午后温凉的水层投射下来,这一日午后的天气阴沉,云层厚重且压抑,但他的儿子带着一贯爽朗的笑容。
“鸣人。”波风水门抬起手揉了揉漩涡鸣人的刺毛头,扎手的金色像是麦穗一般刺刺的,让他想起走过麦田时,拂过发顶的风,和头顶的那片蓝天。
“鸣人。”他再一次喊道。
“嗯,爸爸,我在这里的吧哟。”
“你真的长大了,比我都要高了。”他遗憾地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又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从他的肩膀那么高长到现在这样了。
漩涡鸣人抱紧了他的父亲。他忍住了声音里的哽咽,“我长大了啊,好好地长大了,当上了火影,守护着大家。像你一样贯彻火之意志。”
波风水门阖上了眼。漩涡玖辛奈的身影像是在他眼前笑着,笑这对父子的幼稚毛躁。
玖辛奈,你看到了吗,我们的鸣人他,当上火影了啊。你可真是一点儿都没猜错啊。



天色依旧阴沉,但是太阳时不时露出云层,洒下一点两点粼粼的亮光。漩涡鸣人和波风水门走在归途的路上。他们的时间不多,但父子俩却都默契地选择了步行回村。他们还有太多的话要讲,通宵达旦都讲不完,但讲述本身或许不再重要了,他们是父子,他们彼此理解,这就够了。
漩涡鸣人向前跳了几步,转身向波风水门伸出拳头。波风水门笑着去碰上。
和那么多年前的战争中一样,拳与拳相交,
谢谢你做我的儿子,
谢谢你是我的爸爸,
谢谢。

结束和开始(119)

在糖水店吃了一整碗甜羹的宇智波斑(就是不知为什么有那么多枸杞)心情甚好地给宇智波佐助打包了一碗回去。
在糖水店吃了一碗没有馅儿的普通汤圆的波风水门同样心情甚好地(因为叫人给宇智波斑加了很多枸杞)绕路给漩涡鸣人打包了一份一乐拉面。
“飞雷神之术。”
真是适合送外卖的术啊。在厕所刷牙的宇智波佐助听到外间的动静出来看了一眼后默默想道。
 
 
“鸣人还没起?”波风水门把分开包装的汤和面放到厨房后回到门厅问刚下楼的佐助。
宇智波佐助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面不红耳不赤地回答,“睡得比较晚。”
波风水门意味不明地笑笑不予评论。
糖分充足的宇智波斑今日心情尚可,只是用鼻子嘲笑了一波没喷射毒液。不过这位老祖宗或许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想起自己带回来的甜羹后,朝着餐桌抬抬下巴,“喏,去吃点,补补肾。”
 
宇智波佐助:真是让人生气。
 
 
“所以,你们具体要什么时候回去?”宇智波佐助拿着勺子搅着碗里化得差不多的冰块,发出轻微的丁零当啷的碰撞声,残留着夏天最后的味道。
“哦,差点忘了。”宇智波斑可算收回了大爷般的坐姿,按了按太阳穴,拨开被微汗的皮肤逗得发痒的发丝,却始终不得其法。
波风水门索性直接把宇智波斑的头发一把抓起,准备扎起来。
“哪儿来的皮筋?”
“刚刚在糖水店和服务员要的。”
“怎么,”
“咳。”眼看着两位老人又要开始旁若无人地秀恩爱了,宇智波佐助适时地咳了一声。
波风水门挑了挑眉,也不知从哪儿又找出了根发带,给宇智波斑系了个蝴蝶结,然后对宇智波佐助淡淡微笑。
宇智波斑还毫不知情地嘲笑着他的曾n孙。
他的曾n孙快乐地憋着笑给他打上少女的标签了呢。
 
 
“明天早上十点三十七分。”宇智波斑最后可算想起来了问他问题的宇智波佐助,没心没肺地笑着回答,并且不忘逗弄几句,“舍不得老祖宗吗?倒也不是不能临走前给你个拥抱让你回味一下。”
波风水门想象着那可怕的画面笑出声。
宇智波佐助:……可要点脸吧。
小宇智波猛嚼口中含着的冰块无视那没皮没脸的老祖宗,“那么今天还有什么事想办吗?”
“我是没什么事了,水门可能还有想去的地方,借你家火影一用。”
 
 


 
漩涡鸣人下楼的时候,受宠若惊地发现所有人似乎都在等他。在此七代目火影要澄清一句,诚然,有九喇嘛查克拉护体,他不管哪儿受伤都好得很快,但是,九喇嘛拒绝为他的纵欲过度买单的吧哟!
外加,能不能体谅一下现役火影难得能睡个懒觉的周末的吧哟!
但是看在一乐拉面的份上,他决定沉默地吃面。听着剩下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有飞雷神印记的吗?”宇智波佐助收拾了自己的餐具,从厨房回来就询问。
“有是有的,但就担心有地质变化。”波风水门捏了捏眉头,有些苦恼。
宇智波斑安抚地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
漩涡鸣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跳肆意地乱了起来。最爱的一乐拉面头一次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心脏在胸腔里作乱,却又猛地缓了下来。面汤里的葱花漂在汤面上,被他注视着粘到了面碗上又慢悠悠地晃开。
怎么没放辣椒呢,漩涡鸣人愣愣地想,忍不住还笑了起来。
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双手合十。

“走吧,爸爸。”
 

停更一天(捂脸)

🤦‍♂️想再改改,就停今天一次
抱歉抱歉🙏

结束和开始(118)

118
第二天早起的两位老人没有早饭。
两位老人互相耸耸肩表示并不意外。
他们知道七代目夫夫滚床单滚到了很晚。
不要问老人们为什么会知道。
他们只是失眠了,
然后没事儿干,
并不是真的想去听墙角。
微笑。



“吃什么?”
波风水门精神尚可,反观宇智波斑倒有些精神不济了。老祖宗摆手表示让出决定权。
四代目沉思着思考吃什么的时候,宇智波斑盯着爱人发着呆。
“怎么了,精神很差啊,生病了吗?”
波风水门的手附在额头上带来一丝凉意。宇智波斑从漫漫没有终点的走神路上回过来。
宇智波斑握着波风水门的手改附到眼睛上,“头脑很清楚,只是眼睛有点疼,一会儿回去再眯一会儿。”
波风水门停下脚步,抽回自己的手把宇智波斑没理好的头发顺到后面。
蓝色的眼睛染着笑意,和身后的影岩上的不一样的,真实存在着的,占满心底那片柔软的,毫不掩饰的温柔。
“那就去那儿吃吧。”



早间的街上,鸟啼尚可闻,时不时混在街坊四邻打哈欠寒暄的声音里。
宇智波老祖宗多次询问无果后放弃了追问,安安分分地跟着四代目走着。走过一家橱窗时,却停下了脚步有些出神。
“斑?”
老祖宗没有回话,旁若无人地对着橱窗左看右看起来,还理了理衣襟和袖管,背过身拍了拍背后的团扇纹样。
波风水门无奈地走过去,却听到老祖宗嘀咕,“佐助的衣服,对我来说很大呢。”
波风水门下意识地也看向橱窗里映着的自己。他穿漩涡鸣人的连帽衫和休闲裤非常合身,身高身形相仿,父子俩又长得十分相像,若不是此时路上行人尚且不多,必然很容易被认作是漩涡鸣人,毕竟任谁也不会先想到他们的四代目火影竟然能回来。
宇智波斑则拒绝他儿子的衣品。
“什么啊,这是,现在火影工作是搬砖吗?”这也是昨夜的最后一个闹剧。
当时的漩涡鸣人听后自然额头冒出了井字,“那你穿你的衬衫吧。千万别换,别洗澡。”
“嘿哟我这暴脾气。”宇智波斑拿着手里的工装裤往漩涡鸣人头上乱套一气。
“啊!”漩涡鸣人看不见就手乱抓,可巧抓到了宇智波斑的头发就猛拽。
“嗷!”宇智波族长发出惨叫。


“还不是你自己选的。”波风水门回过神来无奈地轻拽宇智波斑的一绺头发。
大概是被揪到了昨天被漩涡鸣人大力拉的那一撮,宇智波斑“嘶”了一声按住头,波风水门连忙放手给宇智波斑按住的那块头皮按摩。
波风水门很合时宜地想起了昨天佐助的感慨,“哎呀。家门不幸。”虽然感慨的本人面无表情,甚至有那么点乐于看戏的味道。
“Frailty, your name is hair.”宇智波斑心疼地想着昨天被揪下来的几根头发。
“别乱用莎士比亚啊。”波风水门虚着力甩甩老祖宗的头发。
宇智波斑轻哼,抢回自己的头发,不容置喙地握住波风水门的手继续向前走。
波风水门看着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和他十指交握的老祖宗的背影偷笑,“你知道去哪儿?”
“……。”
波风水门的左手掩住自己抑制不了的笑意,右手难得凶悍地拍开某位磨磨唧唧的宇智波, 趁着宇智波斑错愕的时候强势地拉过那只手与之十指交缠。
也不管是不是四下无人,波风水门熟练地揽住宇智波斑的腰拉近来,
“可别走丢了,我的大导演。”

宇智波斑:《亲热天堂》是一定要买一套回去的了。

结束和开始(117)

117
宇智波斑心中依旧郁郁,对漩涡鸣人好得不像话的运气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老祖宗还是表示要对收留他并对跑去和波风水门睡一间的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七代目有那么一丢丢的感谢的。
“啊——对了!”感激对象的老父亲突然难得地撑起身来,“我差点忘了。”
“嗯?”宇智波斑揽住波风水门的腰懒懒道。
“佐助说的你的初恋是谁啊?”波风水门真的只是有一点好奇,但毕竟刚才当着小辈的面问也不太好,但是宇智波斑听后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直起身捧住了他的脸。
“别听佐助瞎说。”
“你不用紧招,我只树有点好奇。”被挤着两颊的波风水门有些口齿不清,宇智波斑马上减轻了力度。
“绝不会有什么《回村的诱惑》,你是我唯一的生命之光。”宇智波斑浮夸道。
波风水门:……………好恶心。
“你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
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最后还是没憋住,“这是个很有名的桥段啊。”
“什么?生命之光?”
宇智波斑点点头。
波风水门觉得更无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宇智波斑终于停下笑正经起来,“不恶心你了,我从头给你讲。”
“水门,你应该也有感觉,我实际上挺适应那个世界的。”
吃瓜群众波风水门点头。
“实际上真正完全适应是高中的时候,我高中的班主任沈枢,你也认识的吧。”
“在学校的时候也见过,怎么了。”波风水门问完后反应过来,“难道是沈老师?”他不可谓不惊讶。
“算是吧,”宇智波斑叹了口气把一只手枕在了脑后,“但真的别听佐助瞎说。与其说我喜欢沈枢,倒不如说是沈枢给了我一种新的想法。”
“当基佬的想法?”四代目火影灵光一现。
宇智波斑忍不住乐,“什么乱七八糟的。”笑完之后却又叹起气来。
“广义的说来,我和人类的差异不是查克拉,是年龄。”
宇智波斑抱臂看着窗外的月亮,只露出一小条来的月光清清亮亮地照在波风水门的指尖,他忍不住把玩。
波风水门也就这么看着他。
“四战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是很不一样的,执着于十尾的力量也好,月之眼也好,尽管,我承认,有点异于常人,”宇智波斑轻笑,“但那可以说就是我的人生目标。”
波风水门想起宇智波斑曾经对他说的话来——“人一旦放下雄心壮志,就会苍老起来。”一时之间心中有些乱七八糟的猜测让他有些混乱。他移了移头,再往下躺了躺,把头枕在了宇智波斑肩上,耳朵有些硌着,他却固执地不想再动。
宇智波斑顺势把下巴垫在了爱人金灿灿的脑袋上。以至于他接下来讲话的时候波风水门都觉得头嗡嗡地在震。
“没有人看出来我的疲倦,或者说,幼安他们看得出来,但并没有对我直言。”
波风水门叹了口气,“然后呢,沈老师和你说了?”
“沈枢这个人,你可能不熟悉,我也描述不出来,”想起了往昔哭笑不得的经历,宇智波斑笑出了声,“我这么说可能形象一点,就是连晏明都会喜欢的那种。”
“更想象不出来了老祖宗。”波风水门努力思考后却忍不住吐槽。
“好像是啊。”宇智波斑笑得更过分了。
然后被心情不爽的四代目爆头了。别在他面前谈起疑似初恋的人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啊。
“咕哩。”
“啊咧?”波风水门坐起身震惊道,“刚刚那声是你发的?”说罢确认似的又敲了宇智波斑的头一记。
“唔哩。”
再敲一记。
“唔咕。”
四代目火影笑倒在床上。然后宇智波斑抱住他的火影窃窃私语。
“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
“你还上幼稚园吗族长。”
宇智波斑沉吟后道,“不足为外人道也?”
波风水门觉得还挺神奇的,“换个表述居然那么不一样。”
“诸华文化博大精深。”
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用起了诸华语。
月色流泻,让人心平气和。
“所以沈老师到底启发了你什么?”波风水门及时扯回正题。
“不是启发。”宇智波斑摇头,“是让我想起来了,我想要解救世界的初心。”
“最早最早之前,单纯地想保护好泉奈的我,单纯地想和河对面的千手家的傻儿子一起打水漂的,最简单好懂的,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低头凑近波风水门。后者给了前者一个安抚的吻。
“世上的人都和我一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越来越背离初衷。”宇智波斑轻声道。
波风水门笑了,“但是初衷是信仰,是意志。”
“对,”宇智波斑揽住波风水门,“无论过去多少年,我都会记得。所以无论多少年,我都会为了人不用放弃初衷的世界努力。”
“无论多少年。”
死而不已。



最后真的困了的两位老人家准备睡了时,更老的那位还要搞点幺蛾子。
“还有一点,这个千万不能说出去。”
“嗯?”波风水门是真困了。
“我当时喜欢的应该是沈枢和洛铭舟两个人,”
“蛤?”好了不困了。
“就是暗戳戳的羡慕,就是青春期总会有的,对另一半的向往之类的。”
波风水门:……青春期够晚的老祖宗。
“我觉得洛铭舟和我挺像的,总有点代入感……”
“代入感?那你那么讨厌洛铭舟?”
“因为我后来发现他是个脑残。”
波风水门:???
“《回村的诱惑》生命之光,他出品的。脑残品味,怎么能和我比。”宇智波斑闷上被子就睡。
波风水门:……


被搞得睡不着的四代目决定反击。
“斑,”先要装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好像有点小肚腩。”顺带摸一摸增加可信度。
“?!”这回换宇智波斑无法淡定了。
“骗你的。”
宇智波斑:……


好了好了睡了睡了,可别再互相伤害了。

结束和开始(116)

116
由于房屋是夫夫共同财产,漩涡鸣人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收留了宇智波斑。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场景。
漩涡鸣人:“九条。”
宇智波斑:“北风。”
宇智波佐助:“三筒。”
波风水门:“碰。”
四个人正好打麻将嘛,笑。
“一条。话说为什么鸣人会打麻将啊。”波风水门突然觉得不是那么了解自家儿子了。
“啊,北风。我说个人名就把这个话题跳过去吧。”漩涡鸣人缠着绷带的手摸了摸鼻子,“纲手婆婆。”
好的,明白了。
“我就说纲手不该给柱间带,啧啧啧。”宇智波斑叹着气却明显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等会儿,你不是老早叛村了吗。”宇智波佐助有点算不来年份了。
“额,实际上私底下是和扉间是有书信联系的。八万。水门呢?警察学校还教麻将?”
“七筒。”
“九条。季泽弟弟葬礼那天在他家呆了一整宿,前半夜学后半夜上手。”
“七大姑八大姨果然是麻将良友。”
“自摸。”漩涡鸣人摊开牌。
宇智波斑&波风水门:额嗯?
“这么快!”宇智波斑也不由得感叹。
“三个百搭,怎么都能赢了的吧哟。”
“运气不错啊小伙。”
宇智波佐助默默地看着没有说话。

摸牌的时候聊天持续进行。
“斑的大学是学什么的?你们那个是叫大学吧。”漩涡鸣人主动和宇智波斑搭话道。或许是棋牌活动的影响,已经全然不见此前的剑拔弩张。
“我那个是师范大学,大部分出来是要当老师的。”宇智波斑把骰子给漩涡鸣人,“不过我不,”
“你当老师?不是吧。”漩涡鸣人惊叹。
“听我把话说完啊……”
“他初恋就是个老师。”宇智波佐助语出惊人。
宇智波斑忍不住拍孙儿的头,但被宇智波佐助躲过了,“啊呸,那叫什么初恋。”
“叫蔷薇色的高中生活。心理活动原文。不谢。”
波风水门差点没忍住一口茶喷出来。
“高中,那又是什么?”漩涡鸣人则不明所以。
“就是学校,他们那里的学校分好几个阶段,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后面应该还有。”宇智波佐助则不受影响地解释。
宇智波斑只想撬开宇智波佐助的脑袋看看他和他精神连契的那段时间里到底都知道了些什么。
但是至少这没办法阻止这个晚上变成宇智波斑的被爆料大会。
宇智波佐助来了劲头,把他能记得的宇智波斑从小到大的陈芝麻烂谷子全都倒了出来。
“他还自以为教带土教得挺好,上学期间老师在上面上大课,他在下面开小课。”说累了的宇智波佐助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宇智波斑老师生气地狡辩,“我没有。”
波风水门却十分不给他面子地笑道,“可以想象。”
宇智波斑郁闷地看向坐在对面的爱人,气结道,“警察同志,这不算侵犯隐私权吗。”
可实在是宇智波的表情变化太过微妙,恕七代目直言,大部分时间就是面瘫,实在被好奇心影响了思考的四代目也说不准宇智波斑这是真生气了还是只是有些羞恼。
“打牌打牌。南风。”宇智波斑果断转移话题。
“西风。”宇智波佐助嘴角微扬。
“南风。”波风水门忍笑。
“呃……一筒。佐助继续讲啊。”漩涡鸣人发现快乐源泉被阻断了非常不乐意。
“碰。二筒。”原本还在思考怎么组花色的老祖宗只好想也不想地赶忙截断七代目的话头。
“啧。一筒。”宇智波佐助对碰牌的老祖宗表示不满,于是他继续了众人的快乐源泉,“他拍了部电影叫《终末之谷》。”
“哎呀,南风,刚刚不该打南风的。”波风水门决定置身事外认真打牌。
“诶,真的吗,就那个终末之谷?那岂不是还有初代和斑的石像。九万。”
“七条。”
“红中。那倒没有。就是个小山谷。”宇智波佐助摆摆手,“两个世界毕竟还是不一样。”
“有点怀念啊,终末之谷。”宇智波斑感慨着顺带暗戳戳地企图扯开话题。
“二筒。说到这个。”虽然不想随了老祖宗的意,但是波风水门还是没有继续装死人,“我今早去了一趟终末之谷,是不是损毁过一次啊,感觉很新啊。”
七代目火影夫夫突然无言以对。七代目甚至差点丢了手里的麻将牌。
“初代目和斑的头都换过了。”波风水门疑惑地嘀咕。
宇智波斑:……这话听起来实在怪怪的。
“哈哈哈,翻修过了。”漩涡鸣人不走心地打着马虎眼,这会儿才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刚刚摸到的牌,“哦,我胡了。”
宇智波斑难以置信,“又胡了?”
“嘿嘿嘿。”
……


宇智波斑,男,三十四岁,今生今世最伟大的人生经验总结——
不要和漩涡鸣人赌博。
谢谢,他回棺材了。
“你儿子到底什么强运啊。”宇智波斑深夜都无法入眠。
“救世主的气运?”波风水门偷笑。
“那佐助怎么没有。他和我们一样在输吧。”宇智波斑撑起头。
“还是运气问题吧。”
“运气能好成这样?!我两辈子都没见过天胡。” 宇智波斑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波风水门觉得对方那头头发是真的炸了起来,“这概率简直不科学,他在质疑我大学里优秀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成绩。”
“额,佐助不是说你概率论考试的时候让做456你做了123最后勉强80吗……”波风水门清晰地记得几个小时前来自前台记者宇智波佐助的爆料。
“那也说明我其他做得很好。”宇智波族长有愧于心地如此说道。

注 :【天胡】拿到牌就胡了的。

结束和开始(115)

“不过我还是挺难相信的,你们俩居然会做饭。”宇智波斑坐在火影宅的饭厅喝着加了半杯糖的橙汁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不逊道。
“爸爸不是说你都会做饭吗,这有什么奇怪的”
好像没什么不对,但是不是嘲讽了他。宇智波斑默默地瞪着漩涡鸣人忙活的背影。
杀气?!漩涡鸣人甩出苦无。
宇智波斑迅速分析了周遭家装价格,面无表情地把苦无甩在地板上。
宇智波佐助面无表情地心疼自己的黄檀木地板,并揪了漩涡鸣人一撮金毛。
“啊!你干什么啊佐助!”
“白头发。”宇智波佐助眼睛都不眨地扯淡。
“去你的,我是身强力壮的三十二!而且白头发要揪一撮吗!那里要秃了的吧哟!”
“身强力壮的三十二的头发是能再长出来的。”宇智波斑幽幽道。
漩涡鸣人被噎了噎,小声嘀咕,“姓宇智波的一个两个都莫名其妙。”
宇智波佐助清洗完手里的椰条,就着湿淋淋的手去捏漩涡鸣人的耳朵,带着微微的笑意凑到火影的耳边提醒道,“亲爱的,理论上,现在你姓宇智波。”
漩涡鸣人触电似的跳开,捂住发热的耳朵,“啊啊啊啊,光天化日啊。”后面的声音轻下去,“什么奇怪的称呼。”
宇智波佐助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正儿八经地继续洗菜。
宇智波斑在一旁啧啧称奇。



“下忍一号,下忍二号。”宇智波斑不嫌事多地喊道。
“蛤?”宇智波佐助都绷不住脸了。
“什么鬼,叫我们?”漩涡鸣人一脸震惊过后迷瞪起来。
“对。”宇智波斑站起身锤了锤老腰,“有没有冰茶?”
“冰箱里有麦茶。”宇智波佐助说着走去打开了冰箱门。宇智波斑也跟了过去。
但七代目仍然在纠结下忍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们还是下忍的。”
宇智波斑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你俩,参加完四战,还好意思去参加中忍考试?”
七代目火影夫夫不约而同地咳了起来。
漩涡鸣人一脸惭愧地扯开话题,“那个,爸爸真的没事吗,不用去医院?”
“没事。”宇智波斑已经拿了麦茶走到楼梯口了,“腰肌劳损,不妨事。”
腰肌劳损……好熟悉的毛病。常年腰肌劳损的七代目火影一脸难以言表的神情。
宇智波·知道一切·佐助计算着从他离开到回去,他家不要脸的族长至少白日宣淫了多久。中饭都不用吃的吗……他忍不住暗中吐槽。
休养生息的四代目在楼上罕见地爆了一句粗口,并且郁闷地想着为什么宇智波斑这方面的体力那么好。
波风水门体内的九喇嘛半身: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波风水门体内的九喇嘛半身:我才是最惨的好嘛!

“怎么会腰肌劳损?”漩涡鸣人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爸爸在那里不是警察吗?为什么会腰肌劳损?。”
“这你就要问宇智波斑了。”
漩涡鸣人:???
“嗷,也可能不是腰肌劳损,急性腰扭伤什么的。”宇智波·相关医疗知识丰富·佐助发表诊断。
漩涡鸣人:???
“就看他用什么姿势了。”宇智波·相关知识丰富·佐助下了结论。
漩涡鸣人:!!!
“不,没什么。”宇智波·世界欠他一座奥斯卡·佐助一副恰到好处的欲语还休的样子。
咬耳朵悄悄话一下
……
“宇智波斑!我操你ds5t67u8iol,sakxnhgtikl/.o.kjm……”
此后噤音……

“了不得,你儿子想日我。”倚在床边看波风水门喝茶的宇智波斑笑得嚣张。
波风水门:……



波风水门和宇智波佐助吃饭顺便看戏,看两个智障在边上查户口。
“年龄?”
“三十四。”
“家中有房有车?”
“有。”
“职业?”
“导演。”
“月收入?”
“月收入是没的吧,成片周期没那么短,得算年收入。”
漩涡鸣人“嘁”了一声刚想出言嘲讽,宇智波斑就接上了。
“五千万,货币和你们这儿差不多。”
漩涡鸣人向波风水门投去求助的目光,后者不自然地移开视线然后勉强地点了点头。
“财产积蓄。”
“你确定要问这个?”
……
没完没了了。
一脸嫌弃的宇智波佐助问道,“四代目,要不要去拜访一下旧友。”
“嗯,走吧。”
你俩可劲作吧。